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艺人的秘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艺人的秘密
啊──不要﹗那里﹗』达郎的手指抚摸到肛门的同时﹐贵美扭着腰叫着。  『没关係﹐摸一下就好。书上有说﹐这里是性感带呢﹗』达郎说着﹐并拉近了贵美的胴体。   『讨厌﹗怎幺一直在想什幺性感带﹐自自然然的爱我吧﹗我只要在你怀里就很高兴了﹗』贵美撒娇着说。   『贵美﹐你真纯情﹗好﹐我知道了。只是我想要全部的你﹐我要你更爱更爱我──』手指回到了阴蒂﹐缓缓地爱抚着﹐达郎以热切的口吻说着。贵美的身体发出了颤抖﹐不停地呻吟着。   『我好爱你﹐真的﹐不在一起时想着的都是你。』   『那幺﹐为什幺不告诉我你家的电话号码﹖已经第三次约?了﹗还是你还不信任我吗﹖』   『啊──达郎﹗啊──』贵美喘息着﹐用手握住了达郎双股间的阳具﹐达郎的兄弟早已够硬的了。   『我──想要──我要这个﹗』贵美喘息着。   当然﹐她也想逃过达郎的这个问题。但﹐更想那硬梆梆的阳具贯穿进她的体内﹐只有对达郎才有的慾望。   『我也是﹗贵美。』达郎把身体压了上来﹐早已湿透了的花蕊﹐将达郎高立的阳具缓缓地吞了进去。   『啊──好舒服﹗贵美﹗』完全孳进去后﹐达郎却不再动了﹐只是以陶醉了般的声音说着。   贵美的花蕊不断地抽动着﹐可能是因为含住了那话儿吧﹗   『啊﹗达郎﹐吻我﹗』贵美撒娇着要吻﹐达郎的脣用力地吸吮着贵美的脣﹐并把舌头滑了进去。   『唔──唔──』死命地以舌缠住了达郎的舌﹐贵美呻吟着﹐身体好烫﹐花蕊更不断地抽筋般似的抖动着。   『达郎﹗我好爱你﹗怎幺?这样﹖怎幺?这幺舒服﹖为什幺只有对你才?这样﹖』贵美在心中吶喊着。只是阳具的寓﹐就这样身心都热了起来﹐对贵美来说﹐达郎是第一个。   当然﹐达郎不是贵美的第一个男人﹐贵美已二十一岁了﹐当然也有过异性经验。不﹐对贵美来说﹐贵美的男性经验要多于其他同年龄层的女孩。   A片女演员﹐田冈美爱﹐这是贵美的另一张脸。在上设计专科时被相中﹐好奇心加上钱的诱惑﹐使贵美进入了这行。   静冈的乡下女孩﹐进入到大都?的东京﹐非常的憧憬当女演员。纵使是A片女演员﹐加上一片的片酬一开始就是二十万﹐这对贵美来说﹐也是最大的诱因﹐虽知道要真正的和陌生男人在镜头前做爱﹐但也没特别的排斥﹐在高中即有性经验﹐且无一技之长也只好以『性』维生了。   对贵美来说﹐可能?未感受到性的喜悦吧﹗所以﹐只是照着导演的指示﹐呻吟着、喘着﹐有时更装着爽昏了的样子。但﹐让技术高超的男演员舔着全身及被壮硕的男根抽插着﹐贵美也从未达到过高潮。   在偶然机?中﹐从朋友转赠的入场券的演唱?里认试了达郎﹐经过了数次的约?﹐贵美变了。和男演员演戏时﹐纵使再怎幺被爱抚着也无法湿润﹐大都是藉涂抹润滑剂来完事﹐但第一次被达郎抱在怀中时﹐只是稍稍的爱抚﹐却大量地溢出了爱液。在第二、第三次上床中﹐贵美的性感渐渐地开发了出来。   而今天﹐在咖啡厅只看到他的脸﹐胸口就灼热了起来的同时﹐女人最敏感处也痒了起来。这是不是就叫恋爱﹖但﹐贵美也讶异自己还?有『恋意』的存在。   当然﹐没有告诉达郎自己是A片女演员﹐幸好他也没有借A片来看的习惯。他相信贵美所胡扯的『某女校大学生』。他自己则是K大法律係?年级﹐比贵美大二岁﹐住在目黑的高级公寓中﹐而贵美现在则在他的公寓里。   『啊──啊──』达郎的腰缓缓地摆动着﹐贵美不禁呻吟着﹐似乎意味着高潮即要来临。   『啊──贵美﹐我好爱你﹗』像是梦话般﹐达郎自言自语的说着﹐并亲吻着贵美的脸颊﹐加快了腰部的动作。这种场景﹐在贵美演出的A片中是时常有的﹐但﹐只要想到对方是达郎﹐就有着无限的新鲜感。   『啊──达郎──我──唔──』贵美达到了高潮﹐一阵阵的快感袭来﹐包围住了贵美。   『唔──我也──』像绞出般的声音从达郎的口中洩了出来﹐也到达了他的极限。贵美在那一瞬间抬高了腰﹐下意识地缩紧了花蕊。快感的浪潮把贵美推高的同时﹐达郎的阳具吐出了慾望的爱液。   『为什幺我没办法连络上你呢﹖』达郎问着才沖完澡的贵美。   『说过了嘛﹗我室友是个非常老古闆的人﹐若知道我们的关係﹐?非常啰嗦的。若有男人打电话来﹐那可不得了﹗』贵美再次夸张地重述了上次的谎。   『在现今的时代﹐实在不相信还有这种女大学生﹐真不愧是贵族学校的T女大﹗』一边抱怨着﹐一边倒了啤酒喝着。   『那﹐乾脆搬来我这里﹐怎幺样﹖』达郎突发奇想的说着﹐吓得贵美差点把啤酒喷出来。『别吓成那样嘛﹗有很多学生都同居呢﹗你和那样的室友住﹐倒不如和我住﹐不是吗﹖』像是小孩般﹐违郎嘟着嘴说着。看着达郎的那张脸﹐越来越觉得达郎是个『少爷』。   『好吧﹗我已厌倦了等你电话的日子了。为了等你电话﹐也不敢去吃饭﹐这十天来都吃泡麵呢﹗去上课时也担心你?打电话来﹐担心得都没有心峥课﹗你了解这心情吗﹖』说着抱住了贵美。   『好啦﹗那幺我们规定电话的时间﹐我每天打电话给你﹐可以了吧﹗』贵美闪开达郎的视线说着。虽然高兴他的热情﹐只要一想到能和他同居﹐就无比的快乐﹐但若真的同居了的话﹐则迟早被他知道她的工作性质。   呻吟的脸及性感的贵美﹐在A片世界中是小有名气的﹐常常?有演出﹐片约接踵而来﹐而且忙时﹐一星期还有二、三次呢﹗况且﹐贵美根本不知道女大学生的生活到底如何(虽在A片中有演过女大学生)。   贵美把脸埋在达郎的怀中﹐『我──是认真的﹗』达郎认真的说着。   『我也是认真的﹐第一次这幺爱一个人﹗』贵美也衷心的说着。   『那幺﹐好不好嘛﹗我们同居吧﹗反正迟早都要介绍给我父母﹐且我还考虑结婚呢﹗』   『等等﹐结婚﹖和谁﹖』对突来的求婚﹐贵美迷惑了。   『当然是你啦﹗虽然刚认识没多久﹐也还不知道你住的地方及电话号码。可是──我是认真的。你虽不是我的初恋﹐但这幺想和个女人住在一起﹐你是第一个﹐我想好好珍惜。』   『拜託﹗别──赶幺结婚──』贵美崩溃了﹐眼泪差点掉了出来。当然贵美很爱达郎﹐但是﹐这恋惕所以能成立是因为只是谈恋爱﹐若进展到同居或结婚﹐就是这段恋情瓦解的时刻了。   『我──要回家了﹗』推开了达郎的身体﹐贵美说着。若继续待在这里﹐贵美担心自己?说出所有的事。   『怎幺了﹖生气了吗﹖』达郎担心的问着。   『没有﹐只是吓了一跳﹐我们只见三次面而已﹐就提到结婚﹐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对不起﹗我太急躁了﹐可能是独子的关係吧﹗只要是想要的东西﹐就无法压抑自已的冲动。还是学生的我﹐当然是没立场向你求婚﹐但这是我的心境﹐我不想和你分开。』   贵美是第一次碰到男人对她这幺说。进入A片界﹐有很多男人追她﹐但最终目的只是她的身体。他们大都是这幺说:『今天晚上﹐好吧﹖请你吃顿晚餐﹐住到我家﹐让你爽个够﹗』所以﹐达郎的话更让贵美感动。   但﹐现在的达郎只知道贵美的一面﹐若他看到了贵美主演的A片时──   贵美的脑中浮现出了和达郎初遇前所拍揖的A片一景:贵美演的正是某女大学生﹐为了想要名牌的皮包、皮鞋而成为有SM性趣的中午男子的情妇﹐接受着各种各样屈辱的待遇﹐而渐渐的开发出做爱奴的喜悦°°让尿洒在脸上﹐让震动器寓肛门中。   当然﹐所呈现出的喘息、呻吟皆是演戏﹐若演得夸张点﹐则?少点痛苦吧﹗故贵美拚命的装出快感的样子。那时还没认识达郎﹐只是演戏﹐所以贵美毫无睏难的做出。但﹐刚纔达郎想抚摸肛门时﹐反射的将腰部躲开﹐可能是因那次拍摄的情景浮出了脑海也诲定。   『嗯﹐先别想结婚嘛﹗』过了一?儿贵美肇。达郎坐在沙发上﹐抱住了站着的贵美的腰﹐用脸颊摩擦着贵美的下腹部。   『可是﹐我爱你啊﹗我无法控製﹐第一次觉得女性的胴体是这幺的可爱。今晚住下来吧﹖』   好像对母亲撒娇般的吻﹐贵美觉得无比的可爱。「年纪比我大﹐却像个小孩子﹐可是﹐我爱你﹗」心中这幺说着﹐贵美弯下了身体找寻着他的脣。现在做爱对贵美来说﹐很能让她心安。   达郎的手指又滑进了贵美的花蕊﹐才刚沖完澡﹐贵美的那里却已有新的爱蜜涌了出来。缓慢探索般的达郎的手指﹐又激烈地挑起了贵美的快感。   那晚﹐贵美住在达郎的房间﹐并在翌朝和达郎一起出门。达郎上课去﹐而贵美则回到了六本木的公寓。   贵美的房填达郎的房逶上了一倍之多﹐以所赚来的钱购置了全套的家俱及电器製品﹐而使房间顿时狭窄了起来。   『唉﹗乾脆全都抛弃一切﹐和达郎一块住算了﹗』贵美坐在花了她五十万圆的义大利製的沙发中呢喃着。点起了烟﹐当然在达郎的面前是不?抽的﹐所以抽了一口﹐顿时头脑清晰了起来。   身体内还残留着达郎的温柔﹐就只住了一晚﹐在贵美心中﹐达郎的份量﹐突然的大了起来。不妙﹗贵美也这幺认为﹐若这想法再不稍为抑製的话﹐A片的工作即不能进行。不﹐不止这些﹐还将?真的认真考虑和达郎的结婚。   『我是怎幺了﹗怎幺突然纯情起来了﹖应该只是玩玩而已的﹗』贵美虽一再的这幺告诉自己﹐但却想落泪﹐贵美对这样的自己也感到意外。   到现在为止的贵美﹐从某个层面来说是利用男人而活着的。在拍A片时﹐贵美领的薪水远多于男演员﹐也很大牌﹔若有男人来抱她﹐则要求对方的礼物或金钱﹐而代价则是延长A片的性交时间和他做爱。故性对贵美来说﹐这数年来只不过是种买卖而已。   但﹐达郎从一开始就是不同于其他男人﹐在演唱?后﹐贵美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普通的女性﹐吃完晚餐一道去PUB喝酒﹐然后随即到他的房间﹐虽只这些就够让贵美心醉的了。当他的脣盖上了贵美的脣后﹐贵美像处女般的全身不住地抖动着。   当然﹐和达郎的性不是在演戏。胸口一阵疼痛﹐膝盖不停的发抖﹔同时﹐身体发烫﹐自己也无法控製。达郎以当时的印象﹐当然?认为贵美的纯倩﹐但对贵美来说﹐她不是故意演出来的。「但﹐还是不妙﹐还说要见他父母﹗」贵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烟。   突来的电话铃响﹐吓了贵美一大跳。难道是达郎打来的﹖不可能﹐我没告诉他电话号码啊﹗那﹐是工作的电话了﹐贵美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美爱﹗终于回来了。喂﹐你和哪个老头去玩了﹖还彻夜不归﹐一点也不像你呢﹗』突来的责备声。   『啊﹗阿信哪﹐怎幺了一早就打电话来﹖你们家的工作不是在上礼拜就结束了吗﹖好狠的SM﹗我不要再接那种片子了﹗』是贵美经纪公司的泽木真信。贵美伸手熄灭了烟﹐像是不服输的把话沖了回去。   『还说呢﹗你还可真有技巧呢﹗只好以特写来拍﹐不过导演很高兴哦﹗所以呀﹗再一部。这次不像上次那幺激烈﹐没有SM的﹐只是乾的场所有二、三处而已。』   『骗人﹗那个导演才不可能就那幺简单放了我﹐怎样的干法﹖』贵美也完全恢复到AV女演员的冈田美爱了。   『真厉害﹐不愧是美爱﹗好吧﹗老实告诉你吧﹐演个年轻少妇﹐所以真是夫妇的性﹐这还正常。之后有个乱交及三P﹗但﹐再次重申这次没有SM﹐有人说看腻了SM﹗』   『是吗﹖乱交和三P不是也到处都有吗﹖不想接耶﹗抱歉﹐帮我推了吧﹗』贵美嘟着嘴说。赶幺讨厌SM﹐讨厌什幺的只不过是个藉口﹐只是现在没那个心情罢了。      『不行啦﹗导演们都要你演﹐且都打上字幕了﹗况且每个月最少三堡子。不是已说好了吗﹖这个月才二部而已呢﹗你上礼拜也都没工作哩﹗』   『是因为那之前的太累人了﹐我才不要再拍那导演的片子﹗找些轻鬆一点的嘛﹗』   『太轻鬆的不抢眼啦﹗而且也无法打响名号﹐薪水又少﹐没好处的。且累人的或轻鬆的还是要干﹐不是吗﹖』   说的也是﹐现在所说的轻鬆的A片﹐当然也是要真枪实弹的上场。『唉﹗我退出这圈子算了﹗』贵美脱口而出﹐自己也觉得讶异﹐自己从来不觉得?说出这种话。不过﹐想想也应该的﹐若想继续维持和达郎的关係﹐就得辞去这份工作﹐反正女大学生的谎早晚?被拆穿﹐但这点小谎﹐达郎应该?原谅吧﹗   『喂﹗别像那里的棒球选手说这种话。若是薪水﹐我?争取调高﹔另外﹐那个导演──』   『不是钱的问题啦﹗』对紧张的提出调高薪水的泽木﹐贵美坚决的说。   『那是什幺﹖那幺讨厌那导演吗﹖那幺谁导你才演﹖』泽木追根究底的问。   『谁也不演﹐只是觉得性不应该是椿买卖──』   『喂﹗别吓人哪﹐从你口中竟?说出这道德理论﹖你已是演了五十部以上的AV界的大明星哪﹗儘管一直有年轻的出来﹐但你还可以 上好一段时间﹗』   『别误?﹗不是怕被后浪挤掉﹐只是厌倦而已﹗』   『那幺究竟是什幺理由﹖你乾脆明讲嘛﹗我必须有个理由让导演及工作人员接受啊﹗』泽木生气的问。   『我恋爱了﹗』贵美诚实的肇。   『恋爱﹖别故意把话岔开﹗』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恋爱了﹐我不想再和他人上床──』把心中的话肇出去﹐顿时心情轻鬆了起来。   『喂﹗真的吗﹖是谁﹖不?是敌对公司的人吧﹗』   『才不是呢﹗不要马上联想到AV嘛﹗世界很大的。我的恋爱不是那幺不纯的﹐是真的恋情──』贵美陶醉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