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国企改革发展的沈阳机床样本

2018-12-06 11:32 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段树军 张征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提高国有企业效益一直是我国经济改革的中心,然而,随着各种改革措施的不断深入,国有企业的亏损额还是逐年递增。上个世纪90年代,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成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首要目标。1994年,国务院确定在100户不同类型的大中型企业进行现代企业制度试点,100家试点企业分布于20多个行业,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位列其中。“百户企业试点”对探索在新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将传统的国有企业转变成高效益、具有竞争性的现代公司意义重大。

东北国企的缩影

计划经济时代,沈阳的一条路——北二马路不仅在当地、在全国也闻名。

鼎盛时期的北二马路,两侧聚集了沈阳机床一厂、机床三厂、锅炉总厂、变压器厂,冶炼厂、重型机器厂、有色冶金总厂、汽车齿轮厂、东北制药总厂等37家大型企业,这些企业都是行业的龙头。有人统计过,这些企业共同创造了共和国工业史上的350个第一。计划经济时代,全国重点工程所需的设备及材料,大多来自这些企业。彼时,沈阳人如果说在北二马路上班,都会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北二马路这些计划经济时代的“骄子”们开始失落,减产、亏损、下岗、转产、被兼并接踵而至。

1993年,在沈阳市政府的主导下,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机床二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合作发起成立股份制公司——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通过对原三大机床厂资产重组成立沈阳机床集团(以下简称“沈阳机床”)。

在机床行业,沈阳机床的地位可以说难寻其右,中国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沈阳机床占了三家,沈阳因而被称为“中国机床之乡”。

上世纪90年代初,跟全国其他制造业企业一样,转型的阵痛使沈阳机床开始走入低谷。当时,沈阳三大机床厂的固定资产净值仅为原值的39%,远低于全国工业平均62.6%的水平,二十年以上役龄的设备占50%以上。随着“拨改贷”“利改税”等政策的实施以及对外开放的力度进一步扩大,机床行业的生产环境急剧恶化。

“1994年,进口机器设备关税壁垒拆除,机床产品的进口关税提前降至9.7%,数控系统的关税降至5%,进口机床的涌入使国内机床企业受到严重冲击。大企业市场有进口机床,中小企业市场,一批反应迅速、灵活的‘小机床’也在争抢地盘。”沈阳机床的一位销售人员回忆当时的情景。

从1993年到2002年,沈阳机床经历了最困难的十年,在岗职工数从27000多人缩减到11000多人。1996年,沈阳第三机床厂从“十八罗汉”跌入破产阵营。

“到2002年,我们做了一次很大的改变,把非主业都剥离出来,我们叫主辅分离,实现了一次资本重构。”沈阳机床董事长关锡友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实施主辅分离是沈阳机床主业向做强做优迈出的关键一步。

沈阳机床率先实践的主辅分离辅业改制,成为国有大中型企业改制的主要形式之一。2002年底,原国家经贸委、财政部等八部门印发《关于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的实施办法》;2005年,国务院国资委等3部门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辅业改制的通知》。

机床行业的黄金十年

数据显示,2000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在美国、日本和德国之后居世界第4位,在全球占比上升至6%;2007年,在全球占比再次翻番,达12.3%,超过日本居全球第二;2010年,在全球占比达18.4%,跃升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

“中国制造业的大发展,使中国机床行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十年。”关锡友说,机床作为工业母机,制造业发展带动机床业高速发展。

2002年,沈阳机床销售规模只有13.6亿元,在世界机床行业排名36位。“那时候,我们还十分弱小,世界上的知名机床企业马扎克、德马吉、通快、森精机等公司都是我们追赶的目标,当时这样的目标对我们来说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关锡友说。

2004年以后,沈阳机床通过并购德国希斯公司、重组云南机床、控股昆明机床,拥有了沈阳、昆明及德国阿瑟斯雷本三大产业集群,形成跨地区、跨国经营的全新布局。

2007年,沈阳机床启动了核心功能部件数控系统的研发,在上海建控制技术研发中心,在德国柏林、斯图加特建数控机床结构设计中心。

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沈阳机床焕发内部潜力;通过技术进步,沈阳机床缩短与世界强手的距离。2003年到2010年,沈阳机床产值翻了两番。2011年,沈阳机床销售收入达180亿元,在世界机床行业排名第一。沈阳机床连续2年世界机床行业销售收入第一。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